Monday, February 26, 2007

柔道之父~嘉納治五郎〈Jigoro Kano〉

在本地傳媒界裡,應該沒有多少個是習武的,我估。

我是玩柔道的,大概有8-9年吧。當時甫考進大學,Orientation Day當日便匆匆走去柔道部報了個名,彷彿一早target左要成為柔道部既人。

其實我都不太明白箇中原因,好像是天真地覺得可以保護女友甚麼似的…

愛上柔道應該是在中學時代。

也忘記了甚麼原因,應該與漫畫的關係不大,雖然我知道當年有本叫《功夫旋風兒》的,很受歡迎。

可能「以柔剋剛」令我大感興趣吧。這後來已成為了我的價值觀之一。「以柔剋剛」其實不只是武術,它根本是一種精神。做人處世的技巧。

不過我認我有暴力傾向。而這幾乎沒多少初相識的人會認同。尤其在校園時代的柔拔,可是個文質彬彬的美少年啊,呵呵!

但我的確很喜歡打架。記得小學時試過當街俾人打(對,是俾人打);也試過參與集體圍剿,有一次更是我策動的。好像是在童黨裡作反,點知作反唔成,俾個大佬打番轉頭。最終全體罰企及記缺點。

中學繼續打架。中一仔,最血氣方剛,點會無份。有一次是在更衣室,男仔會知道,那個年紀,對身體好奇,有個同學竟搞到我頭上來,結果在超過40人面前一拳KO左個傻仔,我當時都覺得自己好很型。

人漸長大,反而收火。因為青春期正盛,梗係媾女重要。要扮才子,文質彬彬;可惜班房,遍地男生。我的學校,初中是男女分開的。

中五那年,邂逅小雲*。別搞錯,我們不是同級生,也沒有原因認識。只因為小弟有著少男本能,即「天生愛昅女」, 某天昅中左,love at first sight而已。

Back to the subject, 小弟從來都很懶,加上工務繁重,因此玩左9年,從未獲獎。人地拎獎果D,一星期練習兩三天,我?一個月練習三兩天,已屬勤力。

不過去年起師父突然很有眼光,挑選了小弟當助教,而且是義工果隻,盡顯柔拔的偉大。口痕友曰:「希望師父唔好睇到呢個blog,hohohoho~」

當上助教,責任感也隨之而來。現在每星期至少操一課(助教嘛,硬食要返)而且教學相長,柔拔開始感到自己的狀態漸入佳境。趁年輕,是時候重出江湖,再參加比賽了。

昨晚上了金豬年以來的第一課,來了個新同學,年紀相若,男。

一方面我是很興奮,悉心助學;一方面不以為然。我咁多年來,不知見過多少人,玩不夠幾個月,自動消失,原因未明。

本周六日有個年度舉行的香港國際柔道錦標賽,我主動邀請他前往觀戰。希望谷起他對暴力美學的熱情,讓柔拔找到知音人。

http://www.hkjudo.org/chi/international/HK_Tournament07/

------------------
* 我對小女友的另一個匿稱。

3 comments:

迷你 said...

咁你有無「必殺技」?
得閒可以露兩手

purina said...

迷生……你……你……
給你氣壞了>_<

Wah said...

拔拔, 我愛你 :-D